琊尔

此号已废,不再产粮,取关随意(´▽`ʃƪ)

方王 唯羡独含情

给lof撒把土,ooc瞩目,纯脑洞产物没啥文笔逻辑

王杰希刚入地府的时候,天还是泛着鱼肚白,跟他卧与榻中奄奄气绝时是一样的。
他低低叹了口气,又抚了抚衣袖,走了几步路,眯着眼看着这眼前的一切。
远处白点小的影子渐渐放大,随着摇摇晃晃的摆动缓缓聚成个熟悉的人影。
是方士谦。
同军共战六年,方士谦,王杰希是不陌生的。
比生前更清瘦的身躯,骨架堪堪架起的衣裳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,白净的脸庞上挂着的是与生前一样大大咧咧的笑。
他左手提着酒,右手向前摇了摇,招呼着王杰希。并没有丝毫惊讶亦或疑惑。
来了,王杰希。
方士谦语气熟稔,那声招呼不像是对许久未见老友的,仿若他们之间分别的那些生死与年岁,都只是王杰希浑噩中做的一场梦。
仿佛他们之间,只是行军打仗分别数月后的重聚,又似昨日辞别今朝见面那般习以为常。
王杰希有些恍惚,恍惚到让醉得像摊烂泥似的方士谦一手搭着肩膀,一手举起酒坛似往日那般行动的灌了几口酒水。
烈酒人喉的刹那,王杰希呛得连连咳嗽,就连眼角也沾着些许泪花。
他想,这地府的酒,真是难喝至极了。
方士谦勾着王杰希行走的步子顿了顿,像是发现新奇事那般,整一张脸凑到王杰希面前,黑黑的眼珠带着强烈好奇意味窥视着面色绯红的王杰希。
隔了好半响,才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就和往日捉弄王杰希得逞后的油头样一模一样。
王杰希有些羞怒,板着脸,语气有些无奈道:方士谦,你别是个傻子吧?
方士谦愣了愣神,却没似王杰希所想的那样,横着脖子和他掐起架来。而是仰面大口喝起酒来。白细纤长的手指抓着酒坛的边缘,可是,却丝毫血色也没有。
方士谦那只揽着王杰希的手朝下移了移,改为了楼,而后便是大力摇晃起来,大幅度的摆动让王杰希有些促手不及,刚想开口,就听见方士谦说话。
王杰希,我都在地府待了那么多年了,头一回见你在我的梦中,我们真是……好久没见了呢。
他的语气亲昵,带着几分眷念又含几丝遗憾。
王杰希瞧着方士谦眼下淡淡的乌青,笑了笑,原来,方士谦当自个儿还在做梦呢,怪不得见他下来,半分惊讶都不露。
他张了张嘴,本欲道破实情,可瞧着面前惊喜万分的方士谦。舌抵齿一碰,流与唇语的,又是别的语句——
是啊,士谦,久别重逢,喜否?分别后的这些年岁有恙否?

之后的发展,那是王杰希没有想像过的。他与方士谦互为知己老友六年,却从不知方士谦脾气秉性竟是如此……嗯黏人又啰嗦。
方士谦挽着他,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,期间手是死命扣着王杰希手腕不放,生怕一个不留神,王杰希就会从他以为的梦境中逃走似的。
王杰希板着脸,很无奈道:方士谦,你放手吧。你这样抓这我,我……不太舒服。
是的,两个大男人哦不,两个男鬼,拉拉扯扯,像什么样子。
方士谦黑黑的眼珠可怜巴巴的看着王杰希,扣着王杰希的手改为揪紧王杰希的衣袖。
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有些踌躇的开口,语气是别与生前的温柔——我,抓疼你了,是吗?
王杰希有些懵,他还没从自己已经嗝屁的事实中恍神,又被这个奇怪的方士谦搞得蒙圈。
他本能点头,又摇了摇头。
他都死了,怎么可能还会痛?
好在方士谦没在意,他揪着王杰希的衣袖,走一步说三句,恨不得把自己活着死去的多年经历说给王杰希知道。
然后,他们又喝了许多坛酒,反正两个鬼,只会喝多,又不会死,故而顾虑什么的,也都抛之脑后了。
他们躺在同一张床上,就好像又回到以往行军打仗时相互依偎的场景。彼时活在战乱,过着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生活。夜晚一身血腥,一身伤痕,能暖着人心的,只有手中冒着热气的汤和生死之交的战友背靠背坐着喘息,转头道一句——呦,还在呢你。
许许多多次的回忆,他和方士谦就这样比邻躺着,战争的疲倦让他们已经无力思考别的事情,只有偶一睁眼瞧着的微亮的星光,才让他们能支撑下去——还要再活下去呢,还要再瞧这些星星呢,还要让这片土地上的百姓都生活美满仰望这片星空呢。
可是啊,他们最后,都死了呢……

方士谦……地府有星星吗?
王杰希的喉咙有些干涩,话语就像是从齿逢中艰难拼凑而出。
有的,喏,就在上面。
方士谦用手指了指,就在他们睡的床上,头顶的屋顶破了一个大窟窿。抬眼望去,星光点点,熠熠闪着亮。就跟他们一同看过的无数个夜晚一样…
醉意在王杰希恍惚间撺掇而出,朦朦胧胧中,王杰希忽然觉得——
死亡,来到地府,见到方士谦,倒不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。

第二天,勉勉强强算来到地府的第二天,王杰希是被被子给捂醒的,厚重又十分闷热的被子死压在王杰希身上,脸庞的触感被漆黑的空间所占据,一呼一吸显得十分勉强。
王杰希醒了,把自己从窒息的空间抽离出来。
然后,他抬眼看正在看他的方士谦。方士谦以一种十分不可置信又十分恐慌的眼神盯着他。
那一瞬,王杰希才觉得这才是久别重逢时方士谦所应该露出来的表情,这一下,说不清是怎样的情绪,王杰希的内心竟有了些许说不出来的镇定和安慰。
王杰希扯了扯嘴角,想开口打破这窘境。
方士谦却扯下他围在身上的被子,嘿嘿笑着,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开口
嘿,兄弟,你长得和我一哥们真像,我跟你说啊,尤其这大小眼,那是十足十的像。
不过我那兄弟是长命百岁的主儿,要不我还真以为他就是你哩。
哈哈哈你也别这副样子,要是你在地府带长些,他下来了,我领着你看看,说不定他还是你哥哥还是弟弟哩。
方士谦说着,眼睛却死命盯着王杰希,仿佛想在他说这些话的同时,看到王杰希露出一丝一毫了然亦或恍然大悟的表情。可到了最后,方士谦怀疑了,他哑着嗓子,问:你该不会,真的是王杰希吧?
那一刻,王杰希看着方士谦陷入惶恐,那是王杰希不曾想过的情形。方士谦的样子,仿佛是所有希翼孤注一掷压在他身上,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的灰心失落……甚至带了那一些悲怆。
是的,方士谦,我是王杰希。
他终于,还是下定决心,说出了这句话,因为,再怎么样,有些结果已无法改变了。
方士谦,好久不见。

tbc.

评论
热度(17)

© 琊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