琊尔

此号已废,不再产粮,取关随意(´▽`ʃƪ)

[方王](中)

日常ooc
欢迎提意见
上篇戳头像(那啥我蠢链接弄不好)
下篇已更
③喜欢你和我也是
接机的时间是晚上八点,临出发前王杰希照例逗逗院里的鹦鹉,琢磨这要不还是给方士谦送去。
小鹦鹉嘴巴一闭一合,蹦出不少早些年教的词儿,什么“天佑我药啊”“他庙药丸啊”……
王杰希听得津津有味,想着这鹦鹉还会念旧不成?
脑海里回想着这小家伙说的第一句话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毕竟,都过了三四年了。
王杰希笑着开口逗它“千儿啊,再说几句,等会可是要把你送给方士谦那小智障了。”
“士谦,我也喜欢你”
犹如复读机般的声音响起,毫无征兆地撞入王杰希的心房。
王杰希皱眉“说什么呢?我还教你说过这个?”
“士谦,我也喜欢你”
声音再次响起,平平淡淡的调子,却让王杰希惶恐的忆起了往事,如潮水般涌来。
王杰希好像……记起来教它的第一句话了。
那是方士谦退役的那天,传说中三杯就倒的职业选手聚一起说是给方士谦告别。
满屋的酒气和喝醉的智障伊咿呀呀的烦人,王杰希颇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们闹腾,掩了房门到前台结账就早早离开。
可那一晚,到底还是不大太平的。
后半夜,睡得迷迷糊糊的王杰希接到了方士谦的电话,声音从电话传进耳朵“王杰希啊”喑哑低沉带着磁性,也带着喝醉人特有的醉意迷糊。
王杰希应了一声,猜想是方士谦耍酒疯来着,刚想挂断,那头就吧啦吧啦抱怨起来“王杰希,我不用在奶你了,你不知道我特么有多开心,你不知道,给你当治疗真就是倒了八辈子霉,一秒不盯着你,你人就没影了,你家女儿粉还老骂我不爽你就放生你,我告你,我特么容易么我,我委屈死了都……”
王杰希按眉头“你埋汰我我还不待见你呢。”
意料之中的,方士谦根本没在意王杰希说的话。继续自顾自说自个的“我跟你说,我退役了你可开心是吧,你不用和我睡同一寝室了,晚上没我磨牙唠嗑吵你,是不是可开心了?”
“哎,我家徒弟啊,你可不能因为跟我有仇就不待见他,他可是我带着的,谁能欺负他?你们都不许骂他,谁骂他,我就怼回去……”
…………
合着是把我这当树洞了?王杰希有些无奈,却也没舍得挂掉电话。因为醉酒的方士谦说的,都是他平素最想说最放不下最说不出口的那些话,王杰希,又有什么资格打断他的倾诉呢?
他说王杰希我真当你是我队长啊。
他说我给你买了两盆仙人掌,就像你一样说话带刺儿,它们在微草院里,你可要好好照顾。
…………
他说了很多,到了最后,声音越来越低,却带着年少不愿流露的哭腔,他说微草那么好,可我……退役了啊,小队长,我退役了啊。
王杰希听着电话那头方士谦的声音,心头涩涩的,说不出的难受,方士谦退役,他比任何人都难受,却没有办法挽留什么……
站在漆黑的院子里,电话那头突然安静下来,好似整个世界都寂然无声。方士谦不再说什么,时间久到王杰希以为他不会说什么时。方士谦却开口了,声音带这浓重的鼻音,像是醉得迷糊的梦呓“王杰希啊,我怎么发现我那么喜欢你呢”
王杰希呼吸一滞,握着手机的手又紧了几分,一瞬间,有些无措却又心跳如鼓,这是王杰希心底埋得最深的秘密,这是他最晦涩的爱意。未曾参破未曾言明,却不料所爱之人却心意相通。
王杰希看着漆黑的院子,一片黑暗中却好似能描拟周遭景物的样子。院里的桂花开了,方士谦送的仙人掌就在旁边。他闭着眼好似真的有一株淡白色的花儿开了,发着淡淡的清香,就这样开在王杰希心头的枝丫上,白得耀眼白得灼灼。
王杰希开口,声线中带着那么一丝颤抖:士谦啊,我也喜欢你。
这是那只叫四千,千儿的鹦鹉学会的第一句话。
这是王杰希第一次直白地表露自己的心思。
及所爱之人一个单刀直入的告白。
④离别与话费
可,魔术师还没读条,回杀对手一个血槽已空。
方士谦却又一次不按套路出牌。
第二天,王杰希一早就收到了方士谦的信息,说他要留学,去机场送送他。
王杰希到时,微草战队成员差不多都到齐了。
站在中间带着鸭舌帽的方士谦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见的轻松。
不同于和宣布要退役聚会时的满不在乎,也不是昨天晚上哽咽着声音说:微草那么好,可我要退役了的方士谦。
他有过痛快,他登过荣耀顶峰,他有过压力,也有无法释怀的遗憾。可……都随着卸下微草治疗这个重担而释然轻松。
王杰希站在旁边,注视这这个他没有见过的方士谦。
方士谦走过来,给了王杰希一个大大的拥抱:小队长,我要出国留学了,我要好好学习当个好学生,不做职业选手了。
王杰希回抱他,声音带着眷恋,他说:方士谦你丫的是不是特欠管教,我和林队管了你六七年还不够,还专门跑去让老外管教?
方士谦撒手,用手捂住王杰希那标示性的大小眼:王杰希你大爷的,专破气氛是吗?现在是离别,给我放伤感点!
王杰希拿开他的手,对着方士谦的头就是一个爆栗:你丫就是欠管教,退役了又不是见不了了,你还能不回来了啊?
方士谦理帽子,有点无奈:是是是,王杰希你是大爷你说了算。

临上飞机前,方士谦拉王杰希到旁边,问起昨晚上电话通话两个多小时的事。
王杰希眯着大小眼:你耍酒疯到我这,然后什么都不记得了?
方士谦踢箱子:废话!我要知道问你干吗?
王杰希皱眉,喝醉酒的人思维本来就跳跃,能和他计较吗?他一股脑的,把一直想说的没说的抱怨的难以启齿的都说出来。他不管你是否在意又是否听清,就这样任性地说出来,你却没办法责怪他。鬼知道他是酒后真言还是酒后胡言。
可他倒好呢,都忘了,一干二净。
王杰希伸手对着方士谦的鸭舌帽就一拍,遮住了方士谦探知的目光。有些遗憾又有些无奈:没什么,谁知道你什么名堂,打了我电话,却一句话不说。我大半夜为等你说句话,愣是盯着屏幕看了两多小时,你仍一字不蹦,那没办法,我只好挂了。
方士谦看王杰希摊手,皱着眉回忆,却什么也没想出来,喝醉短片那是正常的事,又有什么好想的呢?
机场广播响了又响,王杰希催促他快点。方士谦这才作罢,恶狠狠瞪了王杰希一眼,骂道:王杰希你大爷的,老子话费不要钱啊!
这是离开前方士谦对王杰希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然后,方士谦在国外留学三年之久。
然后,王杰希爱情空窗期,过了三年。

评论(4)
热度(53)

© 琊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