琊尔

此号已废,不再产粮,取关随意(´▽`ʃƪ)

王队,吃糖吗?

☆赶平安夜晚发颗糖
☆我画风扳回来啦!
☆ooc
☆我爱王喻王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坐在大厅的的角落,本来黄少天是待在他身边的,可就一眨眼的功夫,人就不知道跑哪去瞎折腾去了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手往旁边一摸,捞起柠檬冰揣手里小口小口喝。目光就这样随意转,转来转去,却还是落在王杰希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暗恋王杰希那么多年,凡事花在王杰希身上的心思本就比旁人多些,现在随便转个视线,带眼风都能带到他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发笑,直觉这并不是件值得骄傲的事,却仍忍不住欣喜。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和高英杰谈话,看样子攀谈得很是高兴,连嘴角都带有笑意,可单看这模样谁又能想到十几分钟前,在全明星赛场上,他们是对手,而王杰希还是落败的一方。
        输给自己的后辈,输给一个新人,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件不是那么光彩的事情,饶是喻文州自己,也断然不能轻易接受。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现在有很多人在赞扬一个后起之秀的诞生,同时猜测王杰希这次的失败,舆论会把事态夸大继而推向风口浪尖,那时候的王杰希会面临更大的压力和指责……
        可,又有谁看出王杰希小心翼翼的规划,一步一步使自己位于必败之地,算好了对方的能力,每一步的大招呢?这样的用心良苦,就只是为了给一个新人增添信心。喻文州扪心自问,这种事情也就王杰希一个人做得出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忽然有些心疼,心下却又多了几分欣喜。心疼他的良苦用心,又欣喜于那样好的一个王杰希,他那些不为人知的付出喻文州都猜得出来,而那些是只属于喻文州一个人的王杰希的秘密。
         然后,他看着高英杰似懂非懂点点头,目光坚定脸庞却还那样稚嫩。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微点着头,目送高英杰离开,摘下金丝边框的眼镜,微低着头,抬起手按着太阳穴。
        也许是被王杰希细碎的发挡住了,又或是距离太远,喻文州看不清王杰希脸上的神色,只是无端觉得那样的王杰希既疲惫又落寞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眨了眨眼,那心口一抽一抽的疼来得莫名其妙,可却带有不可忽视的力量撩拨喻文州心房那根理智的弦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柠檬冰,往身后的小背包掏了掏,歪着头看着包里的牛扎糖,皱眉思索着,好半响,有些认命地叹了口气。
        无论是怎样的王杰希,都让他无可奈何的没办法,却又让他……发疯的心动啊……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抬起头,招呼正和人搭腔嘴炮的黄少天过来。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三步并二步,急冲冲问“队长,找我干嘛呢?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闻言,笑着开口“当然有好事,喏,把糖拿好,给他们分去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说着,就往背包掏出一巴掌糖,搁黄少天手里。
         黄少天捧好糖,有些不解“诶?队长你什么时候那么大方了?上飞机前我吃你颗糖你还不乐意好久,现在怎么说分糖就分糖,你说你对他们那么好干嘛?我才是你亲队友,你讨好他们有什么用?你讨好我哇,你讨好我我回去还会帮你打饭帮你买零食帮你抢boss帮你刷垃圾话啊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嘴角抽了抽,真是不论哪种心情,只要听到黄少天讲话,两两相比,这心里总归存有些安慰,毕竟这世上没有比黄少天垃圾话更可怕的事了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拆开包装,把牛扎糖往黄少天嘴里塞,笑着回答“今天啊……心情好,所以少天你快去吧。吃独食是要生癌哦,这你自己说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黄少天点点头,腮帮子鼓鼓的,嘴里嚼着糖还不忘说话“诶……你们过咳过来啊,我队长心情好,请你们吃吃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见黄少天这边忙活开了,有些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,总归这心思就不光明,想要给王杰希吃颗糖,对他好点还得大费周章找些确凿的名目和理由,真是……真是太不容易了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吸吸鼻子,有些心疼自己,可想起王杰希,这霜打的茄子却又枯木逢春似的恢复生机,一颗心又揣满了希翼。
        真是应了那句话:被爱的人都是大爷。
       喻文州攥紧手中的糖,一步一步向王杰希走去。越走近王杰希,手心的汗就越湿,喻文州不知道他在瞎紧张什么,不过就是把手摊开,请他吃颗糖罢了,又为什么心里开始又不安怯懦起来?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知道这样的自己挺怂的,他还是害怕变数这种东西,越发现王杰希的优点好处,心下的深情就又多了几分,有些平常的关心和问候总得柔肠白转千回才能吐露出口,唯恐自己的心思不小心被他窥探了去,生了厌恶不说,还落下一场兵荒马乱的残局,所以喻文州没法洒脱些对待,不论是这样的感情亦或是那样的王杰希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王队?”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边,王杰希还没有察觉。所以当喻文州的声音响起时,王杰希慌乱抬头,脸上还有未收起的疲倦神色。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有些不自然地咳了声,把金丝边框的眼镜带上,有些意外地问“喻队,有事?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着带上眼镜假装严肃一丝不苟的王杰希,总觉得有些别扭,还是不带眼镜好看些。
        思及这,喻文州又暗自惊讶,真的,什么时候起,他的审美成这样了?
         “咳,喻队,有事?”王杰希等了老半响都没等到神游的喻文州的回答,只好扯着嗓子问一遍。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回过神,手里攥得紧紧的糖松了松,把拳头舒出来,开口“王队,吃糖吗?”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的表情有些懵,愣了一两秒才反应过来,挑着眉毛疑惑问“嗯?为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微不可乎地叹了口气,总不能说因为心疼你所以想让你吃糖吧?
         只得打好腹稿似的讲措辞“少天在那发糖呢,总不能厚此薄彼,把王队这落下吧^_^”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点点头,算是了解,心下却庆幸这送糖的是喻文州而不是那个黄少天,要不这耳朵指不定要生十年老茧了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没下一步行动,只好努力按下心里的悸动,摆出毫不在意又极其自然的样子,用满不在乎的口吻问“所以,王队,吃糖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王杰希突兀笑了,总觉得喻文州在这小事上真不是一般的执拗。伸手接过喻文州手里的糖,拆开包装袋,把糖搁嘴里,笑着开口“谢谢,很好吃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拉过王杰希的手,摊开,把自己手里剩下的糖放在他手心,合上。笑弯了眉眼说“是吗?那都给你吧。然后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顿了顿,尽量让自己这个措辞显得随便和云淡风轻“然后,王队不带眼镜可能更好看些。”
        王杰希鼓着腮帮子嚼糖,闻言更是感到大大的意外,微张嘴愣了愣,什么时候他和喻文州感情那么好了,可以互相送糖还可以随意被调戏了???
        可看着喻文州一脸正经的表情,又觉得那建议是极其诚恳的,脑子有些懵,手却不含糊地行动了,把喻文州送的糖揣兜里,把金丝边框眼镜摘了,疑惑问“这样?”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措不及防被这大小眼一盯,看着王杰希那副表情,忍住想笑的冲动,认真严肃地点头“嗯^_^”

         手心明明已经没东西了,可这紧了紧手掌,却觉得握住了更加珍贵的东西,它虽然看不见摸不着,却撩拨着心里的悸动又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是,越来越喜欢王杰希了啊……

评论(8)
热度(74)

© 琊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