琊尔

此号已废,不再产粮,取关随意(´▽`ʃƪ)

秀真的恩爱说伪的相声

取名废啊
2017第一篇段子,给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的4000和眼爸,开个好头呦
虽然照样渣 (﹁"﹁)
方王方,私设多,脑洞产物,伪相声,日常ooc
王:王杰希,方:方士谦

王:嗯……冯主席叫咱俩在这说一段相声?

方:是的,但说点儿什么好呢?大眼儿

王:那就说说你吧方士谦

方:是,说我什么呢?我这也刚回来不久吧……

王:是啊,您老是刚回国不久,搞得动静倒是不小!不都是你,一回来就使劲折腾,带偏了我们整个训练室画风不说,让我们大微草的档次都掉了好几层了!

方:诶?你这话说得我可不乐意,什么叫我偏画风降档次?哥气场全开气质好个人魅力开挂,小崽子们都爱学我这还我的错?王杰希你别吃不到葡萄硬嚎葡萄酸好吗?!

王:……得,你大爷你说啥都对!我甭跟你计较这有的没的。换个话题吧,您这回国生活过得怎么样啊?

方:嗬,您老这还记性不好失忆了不成,咱都一个浴缸泡过澡,一条裤子对半穿,一个冰激凌还互相舔过,这床单都不知滚过多少回了!整天腻一起你还问我生活怎样,你不是最清楚了嘛!

王:咳!公共场合注意点形象好吗?要点脸,这种事您还能随便说出来啊!

方:嗬,这说都说了,满嘴火车都跑过了,你难道还要我把那段消音哔掉啊,你以为咱演哑剧呢?严肃点,咱说相声呢!

王:你这不按套路出牌我咋接话啊?要不甭瞎掰了,没劲!

方:别介啊,王杰希,做人要真诚点,你攒那套路干嘛呢,咱要唠就唠段清新脱俗的相声

王:……好话都你说尽了,我这平白无故做恶人还真有点委屈,您说说,这清新脱俗的相声该怎么说?

方:哈!我就随便立个flag,你这小样还当真了?

王:呵……

方:……那成吧,我说说昨儿发生的事吧,你不知道……

王:诶不对啊,昨儿你没在我身边啊

方:王杰希这说你声好你还喘上了,你还真以为你是我那小太阳世界的中心啊,我这不在你身边连事都不能发生了?

王:……你这嘴吃了炮仗吧,话别喷那么利索行吗?吐我一脸口水,我这问问怎么了,怎么你了都

方:怎么会,没事,没有的事儿,您老说什么都对,谁叫我是那啥管严呢

王:妻管严?啊呸!方士谦你套路我,有意思么你!

方:咳!这种事自个儿揣明白搁心里就是了,小队长你怎么还说出来了,这我多不好意思啊

王:你这嘴皮子什么时候这样溜了,这话一句比一句能噎人,还真有那叶修真传的样子

方:还别说,我和叶修就哥俩好了我们,哦对了,昨儿个我还碰见他人了

王:哦?怎么说?

方:昨儿个我到处溜达,这走着走着就窜到叶修那小区了

王:呦,您老心可真大,这雾霾成这样,您还跟老大爷似的遛弯呢

方:嘿你这话咋还带刺呢?我就嫌自己命长,到处转转多吸几口雾霾消耗我这生命值好了吧

王:别乱作,端正你那态度,咱这是在讲相声呢

方:……王杰希你这善变的男人

王:老老实实交代吧,这样吊人胃口,吊着吊着人可不听了我告你

方:这我又不逼你们

王:那你还说不说了

方:说说说,谁叫我是那啥管严呢

王:诶我说你够了吧,要再这样我可走人了

方:别别别,我说哪了

王:你嫌命长,遛弯到叶修小区

方:这话怎么那么隔腻我,诶你别瞪我,诶你别踩,我继续说行了吧,我到叶修那小区时,就见叶修裹着军大衣,缩头缩脑地往角落跑,我一看这里面儿一定有蹊跷,就悄悄跟在他后边

王:后来呢

方:后来啊,我跟着他七拐八顺走过那羊肠小巷,大胡同小胡同轮番套,最后,我瞧他在一个阴暗角落蹲下,肩膀一颤一颤的,军大衣都拖地了

王:那么落寞,叶修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

方:甭提了,我也以为他怎么了呢,就凑近一看,你猜那货干嘛呢

王:他干嘛呢

方:他正抽烟呢!我这凑近被他那么一熏,喷嚏都打了好几个

王:嗬,抽烟呢,这大雾霾的,叶修和你怎么那么不怕死,你俩是不是打小就是同一敢死班的
方:可不是嘛,我也疑惑呢,就问他怎么跑这来了,你猜他怎么说

王:再卖关子我跟你急!

方:……哦,他说他家老爷子不让他抽烟,可那烟瘾犯了也没办法,只好出来这外边抽

王:这犯得着拐七八个羊肠小巷,套大大小小的胡同吗?

方:别提这茬了,叶修说上次他在小区里抽,被居委会大妈得个正着,这不心里有阴影,这回找个僻静角落嘛

王:这波游击战打的,那隐遁能力想必也是祖传下来的吧

方:瞧你这风凉话说的,我就不像你那么没良心

王:呦,那你是做了些什么有良心的事啊

方:我啊,我当然是请老叶撸串去了,这心灵的伤痛还是得需要美食来抚慰

王:那你们这日子过得不错啊

方:诶你这话说的,我怎么还和他过日子呢,这你得让我说完行吗

王:大爷,您命长您继续说

方:……我记住你了王杰希,回来路上,我们还碰见他家老爷子了,老爷子站门口,见着我们,特中气十足地喊,我这给你模仿下哈,咳咳“叶修,你奶奶个熊,不好好待家里,还跑出去鬼混,还交些不三不四的朋友!”真的,不夸张的说我当时就被那仗势吓懵了,烤串都掉地上了。然后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叶修就被他老大爷扯着耳朵带走了,我特么一个人凌乱在雾霾中,我这怎么还成不三不四的朋友了我

王:意思意思心疼你一秒

方:别意思意思啊,咱亲个嘴也行啊

王:正经点,咱是在讲相……

方:知道知道,相声嘛

王:那后来怎么样了,你没抡起啤酒瓶上他家门口撒泼去?

方:哪能啊,人家那个身价,国家栋梁,我这个身价,呵呵网瘾少年,这一闹腾你不得守寡了

王:啊呸!你这张嘴一天不跑火车会死是吗

方:好好好,我不贫了,咱继续啊哈,我那时心里不痛快,就寻思着回微草找小别柏清搓一顿,这几杯酒下肚,什么都会忘了的

王:职业选手不能喝酒

方:我又不是职业选……

王:闭嘴!我是说别带坏我微草的孩子们

方:你昨天又不在

王:我昨天回家陪父母了,诶你这话说的,我不在就可以胡来吗

方:当然不是,你不在我们可舒心多了

王:怎么说?

方:你不在,我们点菜容易多了,鱼啊芹菜啊香菜什么的都可以吃,甭提多高兴了

王:……谁还没有个挑食的毛病啊,我不仅不爱吃鱼,我还猫科动物过敏呢

方:没关系没关系,我不嫌弃你

王:爪子拿开,你昨晚究竟把小别柏清怎么了,两小孩现在还睡着没醒呢

方:你也别这样关心他们,你不知道昨晚柏清喝醉了和我咬耳朵,说他和小别英杰计划好了要篡位把你拉下台呢

王:这柏清甄嬛传看多了吧,这都什么鬼

方:哦,他说那个啥,鱼和熊掌不能兼得

王:我又不要鱼和熊掌

方:打个比方你懂吗你,换个说法就是江山美人你得取舍,你身边都有我了,就不能霸着微草不放

王:哦这样啊 ,那方士谦你走吧,顺便柏清明天加训记得告诉他一声

方:啧啧啧,嘴上说着不爱我,身体却得找我暖被窝呢

王:要点脸!你八爪鱼附体扣着我不放还赖我身上

方:咳,家事就别往外说,咱还是聊聊小别吧,他的情况更严重,我觉得你心理准备要充分些,不然心脏病犯了可用不着篡位就退位了

王:哪有那么脆弱,大不了就成一gay嘛

方:可以啊老王,这都算出来了,不愧王半仙的名号啊

王:还真是,这柳非究竟对训练室的男的做了什么!

方:诶,这又关柳非什么事啊

王:不都是柳非,也不知道和谁混一起,好好一姑娘就成腐女了,整天王方王喻王叶王周王黄王全联盟的传本子给他们看,这根正苗红的青少年都变得gay里gay气的

方:等会儿,我关注点蜜汁些,他们看的怎么都说王all,柳非看着也不像是个喜欢王全联盟的粉啊

王:哦,一些比较不切实际毁三观破下限的什么凹王都被我没收了

方:难怪那天我还在你床下发现一大堆本子,我还以为你突然好这口,那么想被压

王:呵,我压你

方:床上打一架啊,我会怕了你不成

王:咳,画风不能偏,咱是个正经的相声节目,快说说,刘小别究竟怎么了

方:小别啊,我昨晚送他回房间,他人都沾床了手还死扒着我不放,嘴里还使劲喊,声特别大,咳,我这都不好意思说出口……

王:你还有完没完了

方:咳,他说他要成为剑圣的男人

王:黄少天!小别好这口?这口味也太重了吧
方:可不是嘛,这小别也是缺心眼,怎么就看上黄少天这话唠了,你说他要什么我不能给,怎么就偏偏撞上黄少天这堵他庙的破南墙呢

王:唉,这也不是不可能,改天我找庙家队长谈谈,问问要不要和解,改善下药庙关系,正好把小别送去联姻

方:咋不把黄少天送来,咱药不接受入赘

王:还是别了,把黄少天送来,你耳朵不要了?

方:那倒是,那你明天问问喻队儿,如果顺利的话,这事就这样定了

王:好,下周三是个好日子,咱赶紧把事办了,总不能让小别痴心暗付吧

方:……王杰希你还认真了

王:你不也是

方:不,我开玩笑的

王:……呵,这事私下谈。冯主席您看这相声说得如何,您要看了还吃嘛嘛香,咱不介意再唠一段,您如果觉得噎着心气儿不顺那就这样算了

方:诶?这就没了,我还打算把你怕鬼怕黑吓得腿抖的事说出来呢

王:咳,我还没爆你十八岁还尿床的事呢

方:你还有完没完,这事儿就是个误会,那是水撒的行吗

王:我那是脚滑你懂?

方:……呵

王:……吃宵夜去吧

方:吃什么,咱这有蒸羊羔儿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、松花、小肚儿、晾肉、香肠儿、什锦苏盘儿、熏鸡白肚儿、清蒸八宝猪、江米酿鸭子、罐儿野鸡、罐儿鹌鹑、卤什件儿、卤子鹅、山鸡、兔脯、菜蟒、银鱼、清蒸哈什蚂、烩鸭腰儿、烤鸭条……

王:闭嘴!报菜名顶个屁用,去,把冰箱那剩饭热了吃了就洗洗睡吧你

方:哦

评论(12)
热度(67)
  1. 李凯馨琊尔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琊尔 | Powered by LOFTER